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马静婴 > 巴西行之巴西利亚:峰会花絮

巴西行之巴西利亚:峰会花絮

经过将近4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当地时间4月13日中午,我们记者团一行七人到达巴西首都巴西利亚。此行的最主要目的是采访报道“金砖四国”峰会,以及深入了解巴西这个发展中的大国。行程安排为两周,先后前往巴西利亚、里约热内卢、库里提巴、伊瓜苏和圣保罗五地。

一到巴西利亚,还来不及倒时差,我们就马不停蹄地为峰会作起了打前站的工作。首先是了解城市概况和峰会地点。巴西利亚是一座年轻但又成熟的城市,今年的4月21日它将迎来建都60周年纪念日。作为最年轻的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,它拥有着独特的构造,也体现了设计者独具的匠心。

整个城市延湖而建,呈飞机状对称设计。机头部分是国会、总统办公室和政府机关,两侧机翼部分为住宅区,机腹部分集中着电视塔和高档酒店,而机尾则是商业区。总统官邸位于城市最东边,也就是“驾驶舱”的位置。

在我看来,巴西利亚最大的特点是环保,富有热带风情的绿化随处可见,并且除酒店区外,室内建筑楼层普遍不高,蓝天白云,一望无垠,再加上空气清新,令人心旷神怡。

但作为早期规划完整的世界历史遗产,巴西利亚也有自己的烦恼。比如,包括政府大楼在内的建筑普遍比较破旧;越来越多的居民涌入使得交通状况日益加剧;城市规划住宅面积不足只得不断扩展卫星城,等等。

第二届“金砖四国”峰会的主会场位于巴西外交部大楼,就是两排政府建筑中的右侧第一幢,俗称“水晶宫”。但老实说,由于建于数十年前,玻璃幕墙的大楼已显破旧,“水晶宫”的盛名其实难副。连侧门口水池里的水都被抽干了,直到开会那一天依然如此。

去打前站那天,我们在与外交部毗邻的卫生部大楼门口看到了一群示威人群。他们打着标语、喊着口号,还邀请我们这些旁观者参与。那气氛与其说是示威游行,更像是一场Party,连卖冰激淋的小摊贩都闻风而动,凑过来兜售生意。领队Joel告诉我们,他们是要求每周工作30小时的医生和护士。在政府部门门口进行的示威游行通常都有专人组织,他们会派代表与政府方面会谈。只要组织有序并且要求合理,在谈判中这些示威者的诉求总会多多少少获得实现。这也是巴西作为民主国家引以为傲的。

玉树地震导致峰会提前的消息我们是4月15日当天早上才知道的,两天的行程被压缩为一天,外交部内外手忙脚乱。我们到达那里时,外面还只悬挂了巴西、南非、印度三国的国旗(原定三国参加的IBSA峰会15日举行,“金砖四国”峰会的主要议程则在16日),外交部边门外的水池也还没来得及灌满水。只有门口停靠的无数大小车辆,和严格的安检程序使我们意识到,包括南非在内,来自五个发展中大国的最高首领将聚集于此,共商与全球经济有关 的政治、经济、社会议题。

此次第二届“金砖四国”峰会吸引了约560名全球媒体记者来到巴西利亚,但媒体中心只够坐五、六十人。幸运的是,我们去得比较早,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,从窗口望去就是贵宾进入会场的红地毯,风景也不错。

整整一天,最繁忙的应该就是巴西总统卢拉。从上午11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抵达会场开始,所有四个国家的首脑都要由他亲自迎来送往,并进行双边会谈。上午的中巴会谈以及下午和晚上的两场峰会结束后,均有新闻发布会,最后还有一场国事晚宴。况且,卢拉前一天晚上刚刚从华盛顿核安全峰会上回国,身体和精神的疲乏可想而知。但卢拉热情的天性表露无遗,就算在外交部大厅迎候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时,他也不忘抢过一位摄影记者的相机,对着苦苦等候的媒体一阵狂拍,也给各位精神紧张的老记们带来一丝轻松。

另一件有趣的事发生在下午南非总统祖玛到达前,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几位示威者,出现在外交部大门口。其中一位还身着一套与树干相似的棕色服装,头插树枝。这几位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新闻中心各位老记的兴趣,快门咔嚓咔嚓响个不停。更为紧张的是门口的警卫,他们马上靠近示威者,用白床单裹住几人并运送到在一边待命的面包车上。整个过程持续时间不超过两分钟。遗憾的是,最后我们也没搞清那几名示威者的意图。

峰会的召开使本来只有200名华侨的巴西利亚顿时出现了“中国人聚集”的情况。我们所居住的度假村中,有一家中国饭店,也凑上了这个热闹。他们不仅要接待好几批中国记者,还要为国开行等随行企业代表团准备餐食,忙得不亦乐乎。但会议压缩后,不少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也修改行程,提前回国,这使餐厅老板颇为失望,因为原本精心准备的食物可能面临过剩的危险,前两天见到我们还  笑呵呵的他最后一天有些愁眉不展。

由于会期压缩,在紧张忙碌了两天半后,4月16日我们获得了一天难得的轻松。上午睡个懒觉,下午像普通游客一样前往电视塔下的小市场购物。那里具有巴西特色的首饰和印第安特色纪念品吸引了我们的注意,几位男士购买了用竹子、石头和羽毛手工制成的印第安面具,女士们则采购了不少耳环、项链等。当晚,我们搭乘飞  机前往巴西另一大著名城市——里约热内卢。





推荐 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