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马静婴 > 巴西行之里约热内卢:桑巴与足球

巴西行之里约热内卢:桑巴与足球

里约热内卢以其热带风光,尤其是众多海滩闻名于世。幸运的是,我们在里约的酒店就在其最为著名的Copa Cabana海滩边。每天清晨,海滩边就开始出现各种运动的人群,慢跑的、溜狗的、骑车的;到了中午,沙滩排球、网式足球以及游泳的人群逐渐多起来,直到深夜才慢慢散去。有意思的是,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不是游客,而是城内的居民,他们在火辣的太阳下挥汗如雨,“运动已经成为巴西人生活的一部分”,领队Joel说。

说起动感,马上会令人联想到巴西的两大国宝——桑巴和足球。在里约的两天恰逢周末,我们在Joel的带领下,真正体验了一次巴西人融入血液的激情。

原本Joel说要带我们去欣赏桑巴,我们以为就是身着盛装的桑巴女郎翩翩起舞的剧场表演。没想到到了现场,才发现这是一家位于老式建筑二楼的酒吧。从酒吧窗口望去,对面是一幢建于19世纪初的葡式建筑,还有一个小小的广场,颇有欧洲旧城的风貌。而在可容纳二百多人的酒吧内,所有座位都被预订一空,但小小的舞台上只坐了一支由五人组成的乐队。这就是桑巴吗?我在心里打了个问号。

表演大约从十点半开始。先是暖场歌曲,据Joel说是巴西各地的特色音乐,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Bosa Nova,但“主角”桑巴还没有出场。随着演出渐入高潮,开始有观众情不自禁地离开座位,舞蹈起来。虽说这个乐团新组建不久,但他们多表演一些巴西经典歌曲,有几首甚至达到全场大合唱的效果。而浓郁的桑巴风情歌曲感染了越来越多的观众,大家纷纷起身,边唱边跳,连我们这些异乡客都情不自禁地舞动起来。没有舞池,整个酒吧就是舞池,所有人都是表演者。虽然舞蹈水平参差不齐,但大家都乐在其中,因为这动感的音乐,因为这欢快的气氛。在巴西人眼中,桑巴或许并不是一种舞蹈或表演,而是一种生活方式,每个人都是桑巴的主角。

由于第二天另有安排,我们在午夜时分离开了那间酒吧。此时,表演正值中场休息时间,而原本已显冷清的马路上,人渐渐多了起来。里约热内卢的夜生活,才刚刚开始。

来到里约,另一个不能错过的景点当然是位于城中的世界最大的足球场,可以容纳十多万观众的马拉卡纳球场(Maracana)。如果能在这座球场看一场激烈球赛,就更是此生无憾了。——我们就成了这样的幸运儿。

4月18日下午四点,里约州足球杯赛决赛第二回合在马拉卡纳球场进行,对阵双方是五届巴西全国冠军弗拉门戈队Flamengo)和他们的宿敌博塔佛戈队(Botafogo)。据介绍,两队此前已连续五年在里约州杯赛决赛中相遇,而博塔佛戈队自2006年以来就未尝胜绩。但在此次决赛的第一回合中,博塔佛戈队已在主场取胜,他们只要在客场再次获胜,就能如愿捧起久违的冠军奖杯。我们作为特别来宾被邀请观看这场重要的比赛。

由于两支球队均来自里约热内卢市,因此双方球迷势均力敌,各占据了一侧看台。一开始,主队弗拉门戈队球迷热情高涨,但不料被博塔佛戈队率先攻入一粒点球。上半场结束前,弗拉门戈队中球星,效力于巴西国家队的洛韦(Vagnar Love)为主队攻入一球。下半时博塔佛戈再次攻入点球,而弗拉门戈的另一位巴西国脚阿德里亚诺(Leite Ribeiro Adriano)竟然将终场前不久获得的点球罚失。最后,以九人应战对方十人的弗拉门戈队1比2败北,痛失冠军。比赛结束后举行颁奖仪式,博塔佛戈队全体将士接受了现场数万名球迷的欢呼,并在客场捧起了奖杯。

当我们在夜色中走出球场,走上街头时,博塔佛戈队球迷依然在高声欢呼庆祝,而弗拉门戈队球迷则安静地走在一边。虽然警察严阵以待,但双方球迷并没有出现肢体冲突的场面。在球场内,两队球迷的交手也仅限于高声歌唱和欢呼,并没有像其他国家一些比赛那样,发现球迷向场内投掷异物等过激行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马拉卡纳球场将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决赛的比赛场地,也是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主赛场。这座为1950年世界杯修建的球场,虽然依然雄踞世界第一宝座,但设施已显破旧,恐难应付六十多年后举行的两大体育盛事。为此,里约市政府已经下决心翻修这座球场。希望四年后,我们能在这里看到一群同样热情的球迷,以及一座更为现代化的球场。

世界杯和奥运会是现在里约热内卢,甚至是全巴西受到世界关注的焦点。自从里约取得两项赛事的主办权以后,对他们的质疑几乎从未停止。而中心话题只有两个——资金和安全。在巴西利亚和里约热内卢,我们分别同巴西体育部长以及里约奥组委官员进行了对话。在他们看来,这两个问题都能得到妥善的解决。但这样的承诺依然需要经过事实的检验,尤其是对安全问题的担忧。

里约热内卢有一个别名——“天使之城”,其原因之一是当地的一个著名景点基督山,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一部同名电影,该电影正是讲述了位于里约的世界最大贫民窟。这里贫富差距悬殊,海滩边的游艇豪宅不计其数,但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也居住着一些最贫穷的人。一位新华社驻巴西记者告诉我,这些贫民窟不受政府约束,自成一国,警察甚至军队都无法进驻。但就在几周前,发生在里约州的暴雨带来泥石流,使那些建造在地质疏松的山坡上的贫民窟受到毁灭性打击,超过200人因此丧生。

作为游客,我们对安全问题也有切身体会。到里约热内卢的第一天,领队Joel就告诉我们,虽然住在海滩边,但尽量不要独自去海滩散步,尤其切忌手持相机或在入夜后外出,这对一座南美著名的旅游城市来说简直不可想象。而上面提到的那位新华社记者告诉我,他所有在巴西的同事,居然都被抢劫过!

对此,巴西体育部长席尔瓦(Orlando Silva)给出的答复是,事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他表示,过去几年政府已取缔了多个犯罪团体,整个社会的犯罪率正在降低。2007年在里约举行的泛美运动会中,有42个国家参加,其中美国代表团达到1000人,比赛期间没有发生过一起重大事故。而正是这次的运动会,成为里约竞逐2016年奥运会成功的重要砝码。

那么,里约真的安全了吗?如果那些代表社会不稳定因素的贫民窟问题不解决,2014年和2016年,数十万游客真的能放心来观看两大体育盛事吗?这个答案,恐怕仍然需要时间。至少,那位体育部长现在认为,运动员的安全是放在第一位的,游客的安全还是得由他们自己负责。



推荐 15